這裡是YUKA✤
在這裡會收藏企劃和一些其他創作,還請多指教!
弱弱的文手一隻請小心拍打
(*´∀`)~♥

主要TAG:
全職高手,盜墓,自家孩子

【葉藍】若能把那今生湮滅(一)

BGM:弱水三千

※ 嘗試嘗試古風
※ 私設一堆堆
※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
※ 標題和正文無關,吧。(?
※ 沒筆力、純娛樂、大家看看就好別太認真哈öㅅö(眨眼



(一)

我就那山來,隨風飄去,無人追隨。
我望那花開,點綴枝頭,無人留步。
我尋那芬芳,清香暗留,無人知曉。
我盼那身影,千年萬年,無人回應。


(二)

小雪落下伴隨著夜空和小城內一盞盞油燈的點綴,寧靜且舒適。那景色美輪美奐卻印不下那高樓裡一抹藍的雙矇,烏黑的長髮鬆鬆挽起金衩在那夜裡泛著微光。層層薄紗托襯出那人單薄的身軀,清澈的藍與白隨風飄逸。


"哈…小姐,夜深了夜景故然是美,但……著涼可就不好了。"簾外自幼就熟知的聲音響起,系周嘆了口氣撇去以往高冷的表情臉上露著淡淡的柔。他輕聲地提醒簾內獨自觀望夜景的人兒。

只見他抬起雙臂輕輕的闔上窗,不帶任何雜質的音從他的聲帶滑出,"他,今天會來嗎?不會吧,呵。"伴隨著自嘲的笑聲自問自答的話比起詢問,更多的是想否定自己每晚的癡心和妄想。

"……就寢吧。"系周幫他吹熄幾盞燈火卻也體貼的留下了一盞,溫暖泛著橘光的火花印在一張精緻的臉矇上。橘光在那清澈的雙眼裡一閃一閃,如扇的睫毛輕顫著爾後他垂下眼簾臥躺在褟上,紅潤的雙唇輕喚出聲。


"葉修。"


(三)

小城內家家戶戶都沉浸在許家、許夫人產下一子的喜悅當中。
說起許夫人人們就會想起那位善良且虔誠信佛的女子的遭遇:大兒子意外的溺水身亡;二子死於腹胎而造成母體的損傷而不易受孕、情緒低落。

種種的不幸讓許家長年處在低潮的氣氛之中。眼下許家已經有再納妾的考慮如今終於平安產下一子,這讓眾人不經感到放鬆和喜悅。小公子的出世宛如曙光降臨照亮了院內陰暗清冷的角落。

但又有小道消息傳遍整個小城:許家公子生來體弱多病。

大概是這個原因從沒有人看過那位公子的容顏,就連出門也是搭轎子適從陪伴,最多也是看到蒼白卻纖細的手指。

多年後小城現下關於許家公子最流行的傳聞則變成:許家產下的不是位風度翩翩的公子,而是位婀娜多姿、脾氣溫順的美嬌娘……


"哈哈哈哈哈!"爆笑聲從一間純普卻不失華美的書房傳出,身穿便裝的筆家貴公子毫無形象的拍著木桌捧腹大笑,"這、這實在是太有趣了!"

坐在他對面清秀的少年臉上露出一絲不悅耳根卻泛起紅韻,"二筆,你笑夠了沒?嚴重懷疑這傳聞是你散播的!"少年氣憤地拾起桌上的茶杯一口飲下,淡淡的茶味在嘴裡擴散平復了他此刻害燥的心情。

"咳、恩……我說真不是阿,藍橋你別誣陷我啊!"筆言飛擦拭了下眼角的淚水夾起一口小菜放入口中,快速的吞嚥下後又說,"就你這脾氣’溫順’?我看是散播傳聞的那人患有眼疾吧。"

又似鑑識般的上下打量少年不要命的調笑道,"不過藍橋你這姿色確實不錯啊,要不換個女裝嫁過來怎麼樣?名就叫……絕色!"語畢又止不住的大笑起來。

"滾!老子可是純爺們,要扮你自己扮唄,看你’姿色’也不錯啊。"名為藍橋的少年好不容易平順下的情緒一瞬又暴漲起來,狠狠地把手中的茶杯扔向對面和自己年紀相仿的損友。


(四)

藍橋、藍橋春雪,又名許博遠是許家唯一一位公子哥,也是認定的許家下任繼承人。
16歲,長相清秀雖比同齡少年嬌小卻也不像姑娘一般瘦弱,及腰的長髮散落在肩旁和他蒼白的皮膚形成極大的對比。深藍的漢服搭配著一點紫托襯著少年還尚未成形的軀體,就如筆家公子所言確實絕色。

但除了許博遠自己、許家和和許家有合作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搞錯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其實一點也不體弱也不多病。


至於為什麼會被傳成這樣其實是有原因的。


"我不常出門上街是因為我自幼就不喜歡那種吵雜的地方,而且許家是做貿易的有什麼是我一定得上街才買的到的東西?"

——對於第一個’不常看見許家公子’的傳言許博遠冷靜的解釋道。

"而且我上街坐轎子也是那麼一次好嘛!"許公子打抱不平的說,"要不是為了那隻跑到樹上下不來的小花貓,我也不會一不小心跌下來摔斷腿啊!"炸毛的少年順了順口氣小聲的又道,"曬不黑你怪我囉……"


有此可見傳言不過是傳言。

(五)

其實許家公子不但體質不錯還時常練武,至今已經持續了十年以上。他六歲的時候開始習武,最擅長的就是劍法。

當時和他一起的還有另外一個人,大了他五歲,一臉痞痞的嘴裡叼著一根草葉。才十一歲而已就成為了區域很有名的風雲人物,連那時許博遠最崇拜的、劍法練的最好最漂亮的黃少天都比不上。

但那人卻長有一臉可拉滿整條河仇恨值的嘲諷臉。就連好脾氣的許博遠也可以被他氣的直跳腳炸毛,每逢先生講完劍法對方就會在他出教室後找上他然後調戲一翻,而且樂此不疲。

那人的名子叫葉修。第一次聽到對方的名字時許博遠曾經很納悶的想問問這麼好的名字怎麼會用在他這種人身上,而他真的問了,只見對方只是聳了聳肩掛著那一如往常欠扁的笑臉說,怪哥囉。

好死不死葉修住的蘇府就在許家大宅的正對面,兩家不但有合作關係私底下也是世交。聽說現任葉當家的妹妹,現為蘇家夫人,還曾暗戀過許家當家呢。

說到葉家除了葉修之外還又另一位少爺,和葉修是同胞的弟弟,葉秋。
但許博遠卻不曾見過對方聽葉修說葉秋待在他父親那學習,具體是什麼他就不知道了。

總之,在許公子的眼裡這就是孽緣,上輩子香上的肯定不夠導致這輩子兩家不管做什麼都會把這兩小放在一起當然還有蘇家兄妹,四人一起好不歡樂。


_


※ 私設:葉家和蘇家是親家(葉修的姑姑是現任蘇家當家夫人)
     蘇家和許家是世交
     筆家是許家和蘇家的鄰居


( º﹃º )≡=–速度躲起來!(?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Lulla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