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YUKA✤
在這裡會收藏企劃和一些其他創作,還請多指教!
弱弱的文手一隻請小心拍打
(*´∀`)~♥

主要TAG:
全職高手,盜墓,自家孩子

【葉藍】辦公室paro (中)

※ OOC,OOC,OOC實在是……連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 大概是,咳,恩,辦公室paro

※ 前排帶  @反覆對映 ,看在我這麼勤奮的半夜趕稿不鼓勵我嗎?(((o(*゚▽゚*)o)))

※ 請自帶避雷針,慎點慎點慎點慎點慎點



  凌晨01:35分


  夜深人靜的夜晚,除了窗外蟲鳴的聲響之外寂靜的讓人毛骨悚然。


  今天是月圓日阿,藍河望著窗外散發著溫暖光芒的星球心想到。難得不知道為什麼的他異常的在這個時間失眠……喔、不,作為機器他並不用睡覺不過按照他現在的情況應該得說"沒有辦法好好進入休眠狀態"吧。


  "藍阿,你不好好的休息可以嗎?"


  慵懶帶有幾絲疲倦的聲音從他旁邊傳來,硬狠狠地把藍河從轉動著小齒輪思緒滿滿的小腦袋中跩出來。整整三秒的沉默,藍河原本想就這樣當作沒有聽到矇混過去,明天對方問起時就說自己睡著了沒聽到……,但是一想到對方說不定是被自己吵醒的,自己或許影響到葉修的睡眠狀況又假裝睡著不回應有點過意不去,心軟一直都是他的弱點。


  "葉神,我吵到你了?"他小聲的試探著說到。


  "沒事,哥還沒睡呢。只是隨口問問,沒想到你還真沒睡。"葉修心情似乎很好的輕笑到,"說說,在想啥呢。"


  "……"藍河現在有點後悔剛剛為什麼要回復,裝睡不就沒事了嗎!想想和那位大神級別的印表機做鄰居也有三個月了,他的個性怎麼樣自己難道還不清楚嗎?想到這裡藍河就有點欲哭無淚,這三個月以來他還沒有少被他"親愛"又不知羞恥心的鄰居騷擾兼調戲,更可恨的是每次自己炸毛後他遽然早就已經想好對策來幫他順毛,平和平和心裡的不痛快。


  現在可好了,他要怎麼跟葉修說他在想要是他可以登上月球,說不定他可以成為全世界第一架去過外太空的護背機,嘖嘖,那可要多風光就有多風光。


  所以說,大半夜不睡覺對腦真的很傷,洞都不知道從那來的。

 

  "痾……就是,诶——葉神你怎麼會來我們藍雨呢?"突然想到對方之前明明在嘉世部門做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被搬到這裡的藍河看向對方詢問到。


  沒有回應。


  話從口中說出後藍河就有點後悔,察覺的空氣似乎有點凝重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或說些什麼才好。


  "阿,那啥……你不方便說就別勉強了,我就只是有點好奇而已。"他心虛的說著,聲音越來越小。


  "你緊張什麼呢?我就是醞釀醞釀開頭和結尾罷了,齒輪老了就是這樣任性!"語調還那麼有點……賣萌?大神啊大神,你畫風不對阿,藍河黑著臉。


  "就,被嫌舊,然後就被送來啦。"葉修平淡的說著,不帶任何情緒。


  "……"


  "唉,小藍也沒什麼好傷心的,你看我現在在這裡過的也挺好況且,"他停頓了下,像是在等藍河詢問他一般。


  藍河沉靜在對方是因為老舊而被送到這裡而打抱不平,明明還能用啊!機能也比之前那架藍雨前任的印表機強多了。他不能理解人類喜新厭舊的習性,或許有一天自己也會這樣?


  這樣想後整個人,不,整個機器都不對了。


  一句話信息量太大,藍河有點反應不過來。"況且?"不過他沒有忘記問對方下文。


  "況且,看你們家手殘部長少忙腳亂的按按鈕,也是種樂趣。"葉修愉悅地看著小機器從感傷的樣子瞬間炸掉。


  "你妹的葉修,喻部長跟你有仇阿!"


  "沒阿,你不知道,他每次都搞得我差點內傷,笑的。"


  "……………"藍河表示,要是他不是護背機而是傳真機他恨不得現在就印一張滿是剩略號的頁面送給對方。


  之後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又聊了下後藍河就迷迷糊糊地陷入夢鄉,時間凌晨04:58分。



  上午09:05分


  再次醒來的時候辦公室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他看著周遭和諧的日常又習慣性地轉過去看向了左手邊的葉修。


  "?"


  葉修覺得不舒服,非常的。除了昨晚熬夜和他可愛的小鄰居聊天到清晨,休息不足之外感覺睡不到五分鐘就被挖起來拷貝二十幾份的資料,他覺得肚子很不舒服。


  "葉修,你怎麼了?"發覺到對方似乎有點異常,雖然他平常就很懶,但是今天看起來特別奇怪。


  "藍阿,你別操心阿。"


  "不是阿,我就覺得你——嗚哇!"話還沒說完藍河就感覺到一股震動,強大的引力將他拉下。喀碰一聲,他重重的摔在地下,幸好保護殼還算堅固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藍河!"




  "唉,我就說嘛,這桌子好像有那麼一點晃,就是沒有人聽我說!"


  "你別在那邊廢話,快過來幫忙阿。"


  "那邊那邊,那張紙可是很重要的阿,別弄丟了!"


  一瞬間周遭一片混亂,藍河在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時候就被某個藍雨部員移送到另一個架子上。


  嗚哇,眼前好多星星在飄阿——藍河有點頭暈的心想著,稍微恢復過來後他看著自己之前的位置。紙張資料也不知道重要不重要散落一地,擺放著他的桌子一腳彎曲、一腳則是斷在一旁。


  "你看看你看看,這場景也太混亂了吧你說是吧是吧是吧!欸,我跟你說喔等會兒啊肯定是要出現資料遺失這檔事了不知道文州會怎麼除理。"


  才剛回復隨即又接受文字砲攻擊的藍河又再次被愣住了。


  "诶诶诶诶,小兄弟阿你沒事吧?看你剛剛從上面摔得挺慘的……喂喂,哈囉有人在家嗎?我艹不是吧摔壞頭殼了要不要我和部長說一聲叫他找人給你看看?"


  身旁的聲音向是永無靜止一般不斷的傳來,藍河弱弱的回答了個不用拒絕的他的好意。


  "是說你叫什麼呢?"


  短短得七個字,等待他回復的空閒世界恢復了寧靜。


  "我是藍河,你呢?"


  他說,他叫黃少天,


  是一部傳真機。




TBC.


  昨天在吃第二頓麥噹噹的時候開了個腦洞阿ヽ( ° ▽°)ノ,哇哈哈有人可以猜到荖葉怎麼了嗎wwwwwwwww?

评论
热度 ( 11 )

© Lulla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