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YUKA✤
在這裡會收藏企劃和一些其他創作,還請多指教!
弱弱的文手一隻請小心拍打
(*´∀`)~♥

主要TAG:
全職高手,盜墓,自家孩子

【全職/葉←藍】Say Something

※ 藍河視角,OOC,私設有(*´▽`*)

※ 傘哥表示:躺著也重槍。
※ 微虐慎入
食用BGM: 


——


"個人賽再次拿下冠軍,君莫笑及其操作者葉修——"

 

Say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說點什麼阿,我快不行了。

 

啪滋的一聲,主播人和三十六吋不大也不小的液晶銀幕閃過一道光,整個房間瞬間恢復原本的安寧。不知幾坪大的小公寓看似沒多少空間卻有著一房、梳洗間、廚房,除外還綽綽有餘的讓藍河有一個放置電腦、電視和一個小書櫃的客廳。

 

I'll be theone, if you want me to.

我那都不會去,只要你開口。

 

他赤著腳丫子盤腿坐在他特地為自己在木製地板上準備的毛絨地毯。

原看著電視的他此時卻將自己的身軀縮成一團,緊緊的擁抱著自己,力道要說用力也不能算是。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不管你去那我都會是你得的跟隨者。

 

"三個月、十五天、十一時半分鐘又六……七秒……"

嘴裡輕聲的念出一長段的日期、時間,像是在計算著什麼。

"阿——忘了,是兩年、三個月、十五天、十一時半分鐘五十四秒。"他苦笑了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他不知道他有多久沒有見到這個人,多久沒有親耳聽到他的聲音。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說點什麼阿,我怕我無法像以前一樣愛你。

 

君莫笑,又或者……葉修?

他越來越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追求什麼,身為第十區藍溪閣公會會長遽然開著小號幫著明明是敵對的興欣公會管理、提供文案、陪練甚至還得到了一個可笑的稱號——頭號保姆。

 

And I amfeeling so small.

感覺渺小。

 

他覺得自己很渺小,只不過是個玩玩網遊做個第十區公會裡的小小會長。對方則是職業選手、榮耀百科書、大神、一葉之秋的前任操縱者現任君莫笑操縱者……除了這些之外還有更多更多稱呼,而自己甚至連成為對方粉絲的資格似乎都沒有。

就在他正再自嘲自己時,電腦上"藍橋春雪"的一旁跳出的個小視窗,上面寫著:"看到哥精彩的表現和英姿了沒?"


It was over my head.

思緒雜亂。

 

他看著,就單單是看著,沒有動作、沒有反應,就像是死機的機器人一般看著看著看著。腦中和對方的互動、片段快速的閃過。他一直在想,想為什麼他就可以這麼的沒下限,想著他為什麼可以離開後再回來找他。

整整一年。


I know nothing at all.

我什麼都不是。

  

最後他還是回復了,雖然指尖有點懺抖、雖然眼眶有點熱。

"恩,看到了。"

 

And I willstumble and fall.

踉蹌跌倒 步伐交錯。

 

"怎麼樣,有沒有覺得哥很帥。"

他多麼的希望這幾句話是亂碼,這句讓他突然有些許希望的話……只是一串他看不懂摸不竅單純只是數字和英文字母的亂碼。


I'm still learning to love.

我一直都還在學習愛。

 

"那有人這樣說自己的?"

他看著自己的回覆,再看看他的回覆,嘴角不自覺的微微翹起。

好像,回到那時一樣,他想。


Just starting to crawl.

只不過從未如此無力。

 

"好拉,先不說了再連絡。"

對方的話隨伴著離線公告在他耳邊嗡嗡作響,他曾經以為他已經準備好了,但沒想到短短的三句話卻讓他感到如此的無力和一點期待。

Say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說點什麼啊,我要放棄了。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我很抱歉,我撐不下去了。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你知道我願意隨你到天涯海角。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只要你開口,儘管我已開始放棄。

 

And I willswallow my pride.

我會褪下我驕傲的外衣。

 

"要是我說,我喜歡你呢?"

藍河再次坐在三十六吋電視機前,手握著報紙舉在螢幕面前,看著媒體訪問著葉修,開口問著彷彿他也是拿著麥克風站在他面前的其中之一。


You're the one that I love.

只因你為我所愛。

 

"如果我說,想和你在一起呢?"

吵鬧的詢問聲卻不影響藍河,他可以準確的捉住每一句每個有關他的動作。

絲毫不用一些猶豫。


And I'm saying goodbye.

可我現在不得不離開。


"我有個朋友,他榮耀玩的特別好。"

他的世界又再次靜止了,黑與白充實著他。那個緊緊握在手中的麥克風掉了下來,砸在他腳邊的聲音刺耳的讓他不知所措。

當你說著這句話時,心裡……想的那個人,我有資格知道嗎?

那眼神是從沒見過的,溫柔得讓他喘不過氣。

 

Say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說點什麼吧,來挽回我們之間。

And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我很對不起,曾經答應你不會放棄的。

And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我會尋向所至,隨你去任何地方。

Say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挽留我啊,我快不行了。

 

Say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說點什麼吧…來拯救我這顆我也…無法控制的心。

就像你拯救陷入危機的,你的戰隊一般。


Say something……

Say something……

Say something……

Say something……

.


"我喜歡你阿。"

评论 ( 11 )
热度 ( 11 )

© Lullaby | Powered by LOFTER